| 但若你來,我必用心  (全國分站
TEL
137-7742-8432

ofo押金都去哪兒了?到底收了多少押金?用戶能不能拿回押金?

 二維碼 309
發表時間:2018-12-19 18:29作者:丹若科技

最近,ofo用戶組團到北京總部退押金的消息,已經刷屏了。


ofo總部位于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五層,前來“討債”的用戶從大樓內一直排到了寒風凜冽的街道上,僅樓外隊伍就長達百米。


有網友評論,不就是99塊錢嗎,至于大冷天排幾個小時隊嗎?咱要是較真的話,還真不是99塊錢這么簡單。


《財新周刊》的二連擊與新浪的補刀

早在2017年12月,知名財經刊物《財新周刊》發布報道,引用一名了解ofo和摩拜財務狀況的人士稱:


截至12月1日,ofo已動用了30億元押金,賬面可用現金僅剩3.5億元...有股東公司人士稱ofo管理層奢侈成風,一人一輛特斯拉。


ofo方面隨后回應,文章報道的貪腐問題嚴重不實,但對于押金挪用問題,ofo未做正面回應。


此后,對ofo押金處理的質疑之聲便不絕于耳。


2018年6月,依然是《財新周刊》,依然引用一名“了解ofo財務情況的人士”提供的一份截至5月中旬的ofo財務數據,其中顯示:


ofo對供應商欠款達12億元左右,城市運維欠款近3億元,押金余額35億元左右,賬面可動用現金不足5億元。


財新方面表示,若未曾挪用押金,以漲價前的99元押金測算,ofo目前存量用戶或許不到3600萬。


隨后,新浪科技“補刀”:


根據ofo官方資料計算得知,若按照ofo官方宣稱的2億用戶、每位用戶押金按漲價前的99元,以及累計免押金近3000萬人粗略計算,ofo挪用用戶押金或許已超百億。


對此,ofo做出強勢回應,稱文中涉及的財務數據“皆為不實信息”,數據推測“缺乏基本商業邏輯”,并已向網信辦實名舉報。但對于是否挪用押金,這篇回應依然沒有做出明確表態。


ofo到底收了多少押金?

ofo并非上市公司,因此沒有對外披露押金以及相關的用戶數據與運維情況的義務。很多重要數據(如月活MAU),我們只能靠其他統計機構的測算得知。


近兩年關于ofo押金大事件,老金做了一個簡單的時間軸示意圖:

根據大數據分析公司“易觀”發布的《2017年6月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》顯示,ofo新增用戶數為1584.4萬,月度活躍用戶為4073.5萬,位居行業第一。


但另一家老牌互聯網數據統計機構“艾瑞咨詢”則表示,2017年5月ofo月活用戶就已達到6272萬。


如果按照艾瑞的數據來算,5月份月活的6272萬用戶,押金都是99元(因為彼時還沒漲價)。再按照2017年3月~2018年3月,一年內免去3000萬人押金的官方說法,相當于期間每個月免去了250萬人的押金。


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粗略計算:5**活的6272萬人中,有大致500萬人是0押金,那么真正交了押金的月活用戶,就是5772萬人。

按照99元的押金計算,截止2017年5月,ofo至少掌握了57.14億元的用戶押金。注意,這還不包括那些交了押金但這個月沒用車的用戶。


所以,如果《財新周刊》報道的“2018年6月ofo押金余額只有35億元”屬實,那么顯然,無論是押金缺口還是退款風險都非常大。


我們接著看。


2017年11月,ofo創始人兼CEO戴威曾公開表示,ofo已經擁有2億用戶;2018年6月,在回擊《財新周刊》的報道時,ofo進一步表示“在全球20余個國家為超過2.5億用戶提供服務”。


有媒體認為,若統一按照99元的押金計算,ofo理論上可管理近250億元的用戶押金。但考慮到ofo曾實行了一年的免押金,為約3000萬用戶節省超過40億元,那么其管理的用戶押金金額可達210萬元。


但實際上,這個數字是非常不準確的。ofo并沒有管理如此多的押金。

所謂2.5億用戶,指的是已注冊ofo的用戶,當然也包含已經退款的人。


2018年6月,第三方數據機構中商產業研究院、艾媒網分別發布共享單車行業相關統計數據。


中商數據顯示,2018年5月,ofo月活用戶數為2805.1萬;

艾媒數據顯示,2018年5月,ofo月活用戶數為2937.7萬;

雖然二者統計結果不同,但同比去年來看,月活用戶出現大幅下降,這也折射出ofo用戶的大幅流失。

這些現存的用戶,有交了199押金的,有交了99押金的,有少量用戶將押金轉存為余額,也有當月未打開APP導致未被統計進月活數據的用戶。


如果我們暫且統一按照99元的押金標準計算,截止2018年5月,ofo管理的押金規模至少應有30億元。


ofo是否挪用了用戶押金?

押金具有物權的性質,具有擔保的屬性。ofo一旦收取用戶押金,雙方的責任義務即可宣告成立,并對雙方產生預期的法律效力。


2017年8月,交通部、工信部、央行等10部門聯合出臺了《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其中明確指出:

1

共享單車企業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、預付資金


2

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、預付資金專用賬戶,實施??顚S?,接受交通、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,防控用戶資金風險


3

應建立完善用戶押金退還制度,加快實現“即租即押、即還即退”

我們不能對ofo是否挪用押金做出不負責任的定論,但我們有理由質疑:如果ofo嚴格做到了上述幾條,用戶在申請退還押金時,為什么仍有大量人出現近一個月還拿不到錢的情況?


押金所產生的收益有多少?

如果ofo將用戶押金以“??顚簟钡姆绞焦芾?,一年下來,光利息就是一筆可觀收入。


從法律角度來看,出押人(用戶)的押金所產生的利息,可以歸受押人(ofo)所有。


按照目前活期存款0.35%的標準來看,30億元押金,一年利息是1050萬元,一天的利息收入是28767元。


按照貨幣基金的收益水平來看,每萬份收益0.8元,一年利息8760萬元,每天利息24萬元。


事實上,這么一筆巨款,完全可以走協議存款,單獨定息,利率更高。


一年坐收數千萬,這筆買賣真的挺劃算的。


數十億的押金都去哪兒了?

對于老老實實吃利息這件事,總有人是嗤之以鼻的。他們相信,這筆錢應該用到“更有意義的地方”。


說起用戶押金的去向,ofo似乎顯得“諱莫如深”,我們很難從現有的報道材料與只言片語中找出相關內容。


但有心的人,或許還記得酷騎單車。

憑借“土豪金”閃亮大街小巷的酷騎單車,就是因為挪用了近10億元的用戶押金,導致無力償還,最終被迫倒閉。


目前,中消協已向公安機關提交刑事舉報書,申請對酷騎單車立案偵查,但追討押金之路仍然漫漫。


在2017年6月份的發布會之后,為了擴大市場占有率,酷騎采取大肆投放的策略。但酷騎每輛車的成本相當高,普通車單輛造價約550元,土豪金造價1200元。


瘋狂造車、瘋狂投放的粗放型發展策略,導致酷奇的制造與運營成本大幅攀升。為了生存,他們鋌而走險,不惜挪用數億元的用戶押金。


有媒體表示,酷騎前后挪用了約4個億的押金用來造車。


瘋狂擴張導致了押金挪用,缺乏盈利模式導致了資金鏈斷裂。曇花一現的酷奇就這么死了。

收藏圖片

但好在,ofo還很年輕,戴威也只有27歲,他們的“后臺”足夠強大,他們的未來還有太多的可能。我們只能希望,采取類似戰略的ofo,不要走酷奇的老路。

丹若科技資訊


客服中心
 
 
 
 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 聯系方式
郵箱:sales@zjdanruo.com
客服熱線:13777428432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