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但若你來,我必用心  (全國分站
TEL
137-7742-8432

社交軟件戰爭元年,微信封殺多款軟件后,被多家同行抵抗,結果會是怎么樣?

 二維碼 523
發表時間:2019-01-18 09:07作者:丹若科技

2019年或許最終是社交戰爭元年,繼多閃,馬桶MT,聊天寶,在1月15日被微信封殺后,國內租友應用“租我”加入抵抗陳營。事情原于昨天馬化騰和公關總監張軍礙于壓力表態,馬化騰表示“堅決反對負能力的匿名社交”而張軍則說“拿堆紅包出來騙用戶下載,留存,也好意思叫產品”想打臉1月15號發布的多閃,馬桶MT,聊天寶社交APP。


結果半路殺出個"程咬金",國內租友應用龍頭“租我”APP出來喊話微信,有意思的是租我的創始人也姓徐,和多閃產品經理徐璐冉是本家人,有意思的是,有人笑傳,租我創始人是多閃產品經理的哥哥吧。又有網友戲稱。這徐家是誓死和馬家抵抗到底了。這情得有多“重”阿!

多閃是視頻社交,馬桶是匿名社交,聊天寶是網賺社交,租我是陪伴社交。各家都有自已的特點.相對于1月15號發布的三款社交,租我APP算的上是老大哥了,因為它“四歲“了。但是租我并不是某家巨頭旗下的產品。而是一家初創公司打造的社交APP。


在馬化騰表態后,租我創始人公開喊話馬家“我沒有拿一分紅包出來讓用戶下載,我沒有做匿名社交,而且2014年就已經是實名社交,我沒有巨頭背景,你為何要扼殺一家初創公司,四年恩怨你忘了嗎“”你害怕就是害怕,怕主流社交核心業務受到威脅,壟斷就是壟斷,封殺就是封殺,請不要再給自已臉上貼金”。我們再把時間倒回2014年,看看,租我是什么鬼,緣何巨頭微信要對一家初創公司下狠手。據媒體和百度所獲得介紹,租我是一款租友軟件,在APP中,你可以租女友,租男友,租個人陪你吃飯,租個人陪你喝酒,租個人租陪你看電影,是一個實名制的有償社交應用。其業務模式和微信不同的是,微信是聊熟了,出來見面成為朋友。而在租我是只要你給錢,你就可以約個美女陪你吃飯、看電影。當時,互聯網中并沒有這樣的應用存在,租我是第一款有償交應用。一上線,業務模式遍引起了整個社會的強烈反響,有叫好的,可為解決用戶所需,有叫壞的,說是**裸的約炮軟件。輿論充滿整個網絡。當時國內多地電視臺,連央視都暗訪約美女進行報道。甚至專家和警察都在電視臺回應,即然代駕、家政都是合法的,那么這種業務只要不提供違法行為的服務,那么是一種勞務行為,它也是合法的。


正因為在媒體的輿論下,租我一炮打響,同樣在蘋果市場座上了社交榜免費TOP1寶座,租我創始人徐先生告訴科技消息,結果一個月不到就被微信全面封殺,公眾號被永久禁封,分享被屏蔽。一家初公司有什么能力和微信斗,徐先生說道。如果不是微信的封殺,在國內經過這四年的發展絕對不壓于陌陌。當時幾天的時間就突破了百萬用戶,租我是抓住了用戶需求的,女生無需專業技能可以出售自已的時間掙錢。而男生可以花錢約到心儀的女伴??v觀當前的模式主播也好,無不是為了打賞。微信中自身的女生也好,動不動就要紅包。其目的還不是為了錢。徐先生向科技消息說到,產品上線的火熱階段,共有8家資本同時再搶投資。其市值一度被推到1000萬美金,然而就是微信這一封殺,8家資本馬上銷聲匿跡,一家初創公司就這樣被微信扼殺在嬰兒的搖籃中。

那么,租我被微信殺死了嗎,沒有!徐先生說,有人可能認為社交產品脫離微信的體系,有可能產品就會死,但是事實證明這五年沒有微信過的很好。但是微信的壟斷行為因受到道德上的譴責,必境微信是國內的巨頭,應該有一個巨頭的風度和榜樣,而不是把自已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。

客服中心
 
 
 
 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 聯系方式
郵箱:sales@zjdanruo.com
客服熱線:13777428432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